關於部落格
偶是藝術品人是茫然追求它之者
  • 119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龍心劍情

龍心劍情 「汝真這樣就要走,吾真讓你如此深惡痛絕,汝連一刻都不肯多留。」龍宿對劍子大聲地咆哮著。 「答案你自己明瞭又何必要我明說。」劍子冷然地語調不帶一絲情感地回應著。 「汝真要如此絕情相待與吾,此地真真沒讓你留下的價值嗎?」不死心的龍宿問著劍子。言畢之人身形搖搖欲墜,但堅決離去之人依然一絲眷戀回頭之心也無地絕情而去…… 「汝…」望著那人絕情而去的背影,他心碎,隱忍已久的內傷也因此情緒劇烈的變化而復發,伸手欲掩但止不住的血亦不斷地自指間溢出絲毫沒有停止的跡象。 「吾就要死了吧!但汝對我卻沒有一點疼惜憐愛之心,是我一廂情願的吧!一直以來都是如此,那就這樣吧!血就讓它這樣流乾吧!反正再也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了……」頹然倒臥泥地的身軀已然失了求生的意志,空洞的眼眸裡已無神采。滿心的絕望隨著狠心離去的身影而越發感到淒涼憂傷,心已冰冷但為何還是割捨不下那份情,他不解,但又能如何,留不下欲走之人這心還留著何用;身還活著何用…… 是的,多情總被無情傷,自作多情最要命,但一但遇上心之所愛,泥足深陷也在所不惜,能真正看透情感之人又有多少呢?恐怕屈指可數吧。 「你能理解我的吧!龍宿!你是嗜血族的事實就注定我們一生只能為敵的宿命,你別怪我狠心而去,只因我怕再留在你身邊我將得有與你對上互搏生命的一天,這不是我樂見的,想必你也是如此的吧!現在的無情能換得你的永生那就值了。」劍子仙跡又豈真是那麼無情之人,但只怕一回頭就再也沒那離開他的勇氣,一但對上他的眸就再也離不開他魅惑的視線,自己是掛意著他的,所以不願見他受傷,但現下卻不得狠狠地傷害他,心怎可能不痛但這也是一勞永逸之法,除此之外還能怎樣保他周全呢?這樣想的劍子腳步越是走的急促,思緒是雜亂的他卻聽到由後方傳來人追趕的呼喊聲,不禁回頭一望,只見來人滿臉淚水直說著「主人…主人他快不行了…劍子先生請您去見他最後一面吧!」仙鳳哭求著劍子仙跡,一聽到仙鳳如此說著的劍子呆愣了幾秒之後激動地搖著仙鳳的肩膀說著「這是怎麼回事妳說清楚一點!龍宿他到底怎麼了?」 「我端著糕點去給主人時發現他倒臥在庭園裡,嘴角不斷溢出血絲人已無意識了,任憑我怎麼呼叫他都沒反應,我怕…我怕他…他…他會撐不下去,所以就趕緊跑來找您來了!」之後劍子飛奔回宮燈帷,他不可置信地看向躺在那床上的人兒,蒼白地沒有一絲血色雙眼緊閉的容顏,他是死的還是活的,此刻的劍子實在無從判斷,心痛地走近他的身邊,觸身之感盡是冰涼沒有溫度,他輕搖著龍宿希望可以搖醒沉睡的他,但卻徒勞無功,懷中的他已然是一具冰冷的屍體,劍子不願相信也不肯相信這是事實,他從輕搖到劇烈地搖晃著龍宿口裡不斷大聲地呼喊著「龍宿!吾友你快醒醒!我不是真心要傷你,只是絕情對你我彼此都好,我不願有那你我對立互搏性命的一天,你懂嗎?在這世上你的身份是不受認同的,你是魔是人人欲除之嗜血族,但我當你是我的好友,我不願親手了結你的生命,如若可以我願離你遠遠的,我要你活的好好的,你明白我的苦心嗎?你快醒醒啊!你聽到沒有!如你死了我做這些還有什麼意義!難道選擇離開你我就不心痛嗎?我悲痛的心情絕不會亞於你,但我卻不能明白地告訴你呀!我怕你寧願選擇要我親手了結你,也不願我離開你吧!但我怎麼下的去手!離開是對你我最好的方式,一時間的痛忍過去就沒事了,你我都能好好過下去,為何你就撐不過去呢?你聽到沒有快醒醒啊!龍宿!」劍子悲痛地抱著龍宿冰冷的軀體痛哭著,一旁的仙鳳陪著眼淚直落,一直到一聲微弱的聲音響起…… 「劍子…汝…別…哭…吾…沒…事…」龍宿費力地說著。劍子欣喜地抱著龍宿大聲地對他說著「我不離開你!從現在開始我絕不離開你的身旁,即使將來要與全宇宙的人為敵我也要保你周全。」懷中的龍宿眼泛淚光地說著「有…你…這…句…話…就…夠…了…」之後力竭的他昏厥於劍子的懷中。劍子激動地抱著龍宿,一想到差點就永遠地失去他就自責不已,仙鳳在一旁勸慰著劍子…… 「主人他會明白你的苦心的!有你剛剛的保證他會原諒你的!您就別再自責了,那主人就勞煩您照料一下我去幫主人煮點補身的藥品。」之後仙鳳向劍子欠了欠身便退下去了。 看著懷中無意識蒼白的容顏,劍子小心翼翼地將龍宿抱至溫軟的床上,幫他蓋好被褥靜靜地在他身旁守候等著他甦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